3d试机号双彩网论坛:比槍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2 09:23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誰都知道,馬大虎雖然五大三粗,卻有一手百步穿楊的絕技。
  
  名聲傳出去,事就找上來。這天,有個叫藤野的日本軍官,突然帶著一隊士兵找到馬大虎:“聽說你是這一帶的神槍手,我們大日本軍隊也有這樣一位高手。我想請你代表中國人和日本軍人切磋切磋槍法,有興趣嗎?”
  
  馬大虎心里明白,藤野說的切磋,其實就是比賽,既然是比賽,那就只許日本人贏。馬大虎向來爭強好勝,可不想去做日本人的陪襯,于是他賠笑說:“藤野長官,其實我是徒有虛名……”
  
  藤野立刻打斷他的話:“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誼,我想,你一定會參加的!”看那些日本兵端著槍等他答應,馬大虎只得說:“具體怎么切磋法?”藤野冷冷一笑,說:“既然是高手,那就刺激點。就比一場‘頂上數錢’吧。你回去準備一下,三天后我來找你?!?br />  
  一聽到“頂上數錢”四個字,旁邊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所謂“頂上數錢”,其實是一個比試槍法的法子:讓一人站立,頭頂放一摞大洋。另一人拿槍在幾十米外瞄準大洋進行射擊,要求一槍只能打掉一塊大洋,直到最后一顆子彈打掉挨著頭皮的最后一塊大洋。這可是一種隨時都可能出人命的比法。
  
  日本人一走,馬大虎就找來搭檔柱子。柱子說:“大哥,這可是跟日本人比,多少雙鄉親的眼睛盯著咱呢,咱可不能輸?!甭澩蠡⒌愕閫罰骸笆前?,輸不起又贏不得—柱子你放心,大哥心里有數?!?br />  
  三天后,藤野如約而來。靶場周圍人頭攢動,幾十個日本士兵荷槍實彈,攔著涌動的人潮。藤野戴著白手套,面無表情地坐在看臺高處,旁邊是他邀請前來觀看的幾個大鼻子外國人,還有兩個報社記者。陣勢擺得這么大,藤野這次志在必得,他要通過比賽告訴在場的所有人,他們大和民族是多么優秀。
  
  比賽前,中日雙方裁判分別宣讀比賽規則:“每人十發子彈,半個時辰之內,時間最快、打中大洋最多者獲勝。愿比服輸,聽天由命?!?br />  
  馬大虎穿著大褂,表情凝重地走進靶場。和他對陣的是日本軍人井田,井田目光凌厲,眼里含著殺氣。作為兩人的搭檔,柱子和另外一個日本人已經站上靶場,他們的頭頂上,各自疊放著十塊大洋。
  
  比賽正式開始。井田成竹在胸,果斷舉槍,瞄準,扣動扳機,只聽一聲槍響,搭檔頭頂最上面一塊大洋被子彈擊中,四散崩裂??蠢?,這個日本軍人槍法不含糊。周圍的民眾不禁為馬大虎捏了把冷汗。馬大虎心事重重,手里的槍舉起又放下,幾分鐘沒開一槍。突然,他聽到一陣小孩“哇哇”的哭聲。馬大虎定睛一看,原來有個小孩想擠進來看比賽,結果被日本士兵一槍托打得頭破血流。周圍民眾個個面帶怒色,卻敢怒不敢言。
  
  馬大虎冷笑一聲,咬著牙暗說:奶奶的小日本,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只見他手起槍響,連開五槍,五塊大洋轉眼被依次擊飛!
  
  “哇!”人群里響起歡呼??刺ㄉ咸僖爸遄琶紀方舳⒆帕餃說囊瘓僖歡?。井田顯然被馬大虎剛才的出招給震住了,他接著也打完四槍,跟馬大虎追成了平手。
  
  隨著大洋的減少,每次開槍的危險都在成倍增加,馬大虎必須要心無旁騖。稍有疏忽,都有可能讓柱子的腦袋開花、性命不保。
  
  馬大虎又打出三槍,三槍全中!只剩最后兩槍了,人群開始躁動起來。井田不甘示弱,也連開三槍,沒想到出現了失誤,竟然有一槍打空了!藤野一下子從看臺上站了起來,他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憤怒:他無法原諒手下的任何失誤!
  
  眼看半個時辰快到了,藤野突然走下看臺,跟裁判要了暫停。然后快步走到井田跟前,嘰里呱啦不知在說什么。
  
  過了會兒,裁判突然宣布:“鑒于比賽過程過于緊張,日方決定換一名搭檔與井田配合完成比賽。為公平起見,中方選手的搭檔柱子也予以替換?!?br />  
  “什么?!”馬大虎一下子站了起來,沖到藤野跟前:“藤野長官,我們不需要換人,你們不能換我的搭檔!”藤野冷眼看著馬大虎,壓低聲音說:“我們大和民族做事最講公平,這么做也是為你考慮,你不要不識抬舉!”說著,他身后的士兵已經把槍口對準了馬大虎。
  
  藤野盯著馬大虎,冷笑一聲說:“你放心,你的新搭檔一定會比柱子更出色?!?br />  
  比賽重新開始。裁判帶著兩名新搭檔來到指定位置。馬大虎的新搭檔剛被領上場,人群立刻躁動了起來。馬大虎定睛一看,舉著槍的胳膊也軟軟耷拉了下來,一下癱坐在地上。他眼里冒著火,有氣無力地喊道:“這幫畜生,他們怎么……把我娘給綁來了……”大家都知道,馬大虎和他的瞎眼老娘感情最深。這小日本,真是不擇手段!
  
  馬大虎掙扎著站了起來,拖著腳步再次走進靶場。他含著眼淚,看著不遠處一動不動的瞎眼老娘,只覺得手中拿了幾十年的槍,此刻突然變成千斤重……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井田先發制人,又打中一槍,但馬大虎手中的槍再也舉不起來了,他已經完全喪失了斗志。這時,馬大虎的老娘帶著哭腔朝馬大虎喊道:“兒啊,讓娘再摸摸你的臉!”看臺上,藤野的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他對手下吩咐了幾句,手下宣布道:“藤野長官念你們母子情深,同意讓馬大虎的娘再摸摸兒子的臉!”
  
  日本兵押起馬大虎,走到他瞎眼老娘跟前。老娘顫顫巍巍地舉起雙手,輕輕地撫摸著兒子的面孔。民眾見狀,無一不動容抹淚。老娘捧著馬大虎的頭,又和兒子說了幾句悄悄話。
  
  馬大虎帶著悲壯的表情回到原地。這時,他還有兩發子彈,井田只剩最后一發子彈。整個靶場靜悄悄的,民眾都屏住了呼吸,連藤野也站了起來,一只手緊緊地按在腰間的槍匣子上。
  
  倒計時開始,隨著裁判催促的命令,“啪,啪!”馬大虎和井田同時出槍。井田最后一槍命中,馬大虎則是兩發全中!
  
  聽著人群的歡呼,藤野一下癱坐在看臺上,發抖的手按著額頭。馬大虎雖然打完了十槍,可他靜靜地站在靶場上,呆若木雞。
  
  在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民眾都在等待裁判宣布最后的結果。然而,藤野卻從看臺上沖了下來,日本兵的槍口對準了歡呼的人群,大家這才明白,這場勝利對他們意味著什么。
  
  場上頓時鴉雀無聲,馬大虎忽然大叫一聲:“媽呀!”然后就晃晃悠悠昏了過去。過了片刻,裁判也宣布道:“時辰到!”在大家的注視下,只見馬大虎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拉起井田的手,有氣無力地說道:“井田,我愿賭服輸,你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