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下南方双彩网:晚安故事-大魚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3:11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傳說海里有一種魚,它們的皮膚像日光下的紅色琥珀,眼里包容了整個宇宙,有一雙水晶攢成的翅膀,展展腰就能飛到天堂,它們守護著海洋,懷里同時擁抱著人類與魚群,它們被叫做“海神”。

  大魚就生活在這片海域。他天青色的皮膚光亮溫潤,就像東方匠人用生命祭出的花瓷窯燒,陽光下的他一定美得耀眼——如果他能夠見到陽光就好了。

  大魚和“奶奶”生活在一起,他是個孤兒,而奶奶是整個魚群的領袖。大魚睜不開眼睛,所以他什么也看不見,他不敢去到海面嬉戲,不敢和族群一起洄游,只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躲在深海,還好奶奶一直陪著他。

  “奶奶,漁船來得越來越勤了。”一條紅色的小魚抱怨道,她是奶奶的親孫女,也是族群未來的領袖,“人類越來越不懂節制,這樣下去魚群沒辦法洄游的!”

  “我們和人類一起生活很久了,”奶奶輕輕撫摸小紅魚的頭,“他們貪婪,但終究不壞,一切都會過去的。”

  “但愿如此。”小紅魚不快地擺動著尾巴,晃動到大魚身邊,“走,我帶你去珊瑚叢玩兒。”

  大魚聽話地跟隨著小紅魚打起的水紋,她是他唯一的朋友。

  當天晚上,大魚做了一個夢,他夢見魚群在淺水域的珊瑚叢中歡快地穿梭,但整個海洋突然暗了下來,珊瑚一下子都碎成粉末,淺水的海底開始下陷,魚群卻怎么也沉不下去,漁船的影子出現在海面上,晃曳的漁網變成閉鎖的鋼墻,魚群能活動的范圍越來越窄,它們撞上漁網,撞上彼此的頭和尾巴......

  “快往深海游!”奶奶的喊叫驚醒了大魚,“快游!快游!”

  大魚止不住地發抖,瘋也似的沉向海底,他不知道淺海發生了什么,卻也不敢停止扇動魚鰭。所有聲音都消失了他還在游,所有感覺都消失了他還在游。過了好久,小紅魚在海底的焦石邊找到了他:“沒事了,和我回去吧。”大魚什么也不敢問,只是顫抖地跟隨著小紅魚身后的水紋。

  大魚知道自己已經回到了魚群中,可周圍是那么安靜,甚至比只有焦石與熔巖的海底更安靜。“就是他拋下了奶奶!”這個聲音炸在海里,炸在大魚耳朵里,就像石破天驚。“沒錯,就是他,奶奶被漁網困住的時候他頭也不回地逃走!”“他是個懦夫!”“不!他是個叛徒!”魚群里的聲音越來越大,大魚仿佛被兇猛的長著翅膀的黑色旋渦纏繞中央,仿佛下一秒這旋渦就要撕裂他。

  “都住口!”小紅魚的話擲地有聲,她現在是魚群的領袖,“他是我們的同伴,不是你們用來遮蓋自身恐懼的出氣筒。”她把大魚護在身后,“現在都散開!”

  魚群沉默地四散開,大魚發不出一點聲音,就像寒冬時候吞下一大口冰碴,連顫抖都如同垂死的掙扎。“我答應奶奶要照顧你。”小紅魚沒有回頭看他,晃也不晃地走了,連水紋都沒有留下。

  大魚在冰凍的沉默中睡去,他又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海神,海神落寞地游向無人的宮殿,回過頭看著他,眼里的宇宙一點點黯淡;他夢見了奶奶,奶奶慈祥地對他說:“我一切都好,你要跟緊小紅魚,讓她照顧你。”;他朝奶奶游過去,卻突然游進天空,身下是那天的漁船,奶奶躺在漁網旁,和滿甲板散落的魚一樣無助地拍打著尾巴。

  時間沒有停止過一秒,魚群決定冒險洄游。“遠海的風暴在往這邊趕來,人類應該不會冒險出海,我們也得在風暴到達之前游出這片海。”小紅魚帶著魚群往遠離風暴的方向前進,而海面上,一艘漁船也啟程往這邊駛來。

  “船長,海上像是要起風暴了,咱們還要現在出海嗎?”

  “你懂個屁,大家都出海的時候你能撈到些什么!給我往前開,趕在風暴前邊到岸就行了。”

  “船長,好像有魚群。”

  “在哪?給我追上!快點!你們這些混蛋,撒網,快撒網!”

  海下,面對從天而降的漁網,無遮無攔的魚群無所遁逃,小紅魚被網邊的鐵鉤刺穿了尾巴,她疼痛地掙扎著,聲嘶力竭地對前方的大魚吼叫:“快游!快往深海游!逃!”

  大魚止不住地發抖,但卻沒有下沉,他游到小紅魚身邊,輕輕觸了下她的額頭,“我逃過一次了。”大魚飛快地升上淺海,瘋狂地擺動尾鰭朝風暴游去。

  “船長你看!好大.......那里有好大一條魚。”

  “媽的,給我追!捕到它,光魚油就夠養活你們這群混蛋!”

  “那這里的魚呢?”

  “不管了,快去追!用魚槍給我打!”

  大魚像出膛的炮彈一樣飛奔,他能聽到巨大的槍錨一次次穿透他的皮膚、敲碎他的骨頭的聲音,他能嘗到從胸腔直接灌進嘴里的血液的味道,但他沒有停下一秒鐘。

  “混蛋!把魚槍都栓在桅桿上,打死結,用船往回拉!”

  波瀾蕩動的海洋里,一魚一船奮死地角力。

  “船長,水手撐不住了,放繩子吧。”

  “不不,不能放,我看你們誰敢放。”船長憤怒地敲打著船舷,“一定要抓到他!”

  大魚每拍動一下尾鰭就能震起一排巨浪,鮮血染遍了他的皮膚,疼痛占據了他的身體,他卻做了最后一個夢。

  大海很平靜,大魚還是個圓滾滾的小胖子,媽媽把他攬在鰭下,不時拍拍他的腦袋,逗得他嗑嗑地笑。他們浮上海面,大魚能親眼看到太陽,能親眼看到海鷗來來往往。媽媽在海上跳躍,落下時就砸起一堵水墻,他也笨拙地跳躍,落下時總撞在媽媽身上。一艘漁船從遠處駛來,媽媽的影子變得模糊,大魚呆呆的不知道能做什么,他的雙眼灌進紅色的海水,再也沒能睜開......然后他聽見奶奶熟悉的聲音——

  “可憐的孩子,你來自哪里?”

  傳說大魚向東游了三天三夜,游過了風暴,游到了天晴。在第四天的破曉,他從海里躍起,睜著黑曜石樣的雙眼,淌出的鮮血生長成紅色的珊瑚,張開的雙鰭變成巨大的海鷗的雙翼,光明披在他身上,流溢出瑪瑙般的絢爛斑駁,他拖著漁船,一直飛到了彩虹生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