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5期南方双彩网:叫一聲“同志”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44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叫一聲“同志”

馬海下崗后,考了個駕照,跟著表叔跑貨運。這天,叔侄倆到外省一個山區送農肥,完事后,順便采辦了些山貨。表叔精神很好,見天剛拉黑,決定連夜往回趕。馬??艘惶斐?,很疲勞,正好捎的貨不多,廂里有空位,可以把篷布疊起來打個鋪,美美地睡上一覺。

天色已是黃昏了,車子途經一個小山坳時,車爆胎了,表叔罵了聲“晦氣”,喊馬海下車換胎。這時,從山間小道過來一個小伙子,他有些急切地說:“同志,能搭個便車嗎?我要出去打工,這山里中巴少,我沒趕上趟?!甭硨?戳慫謊?,正想說什么,表叔把嘴里的煙一吐:“行,誰出門沒個難的!”

車正修著呢,后面又來了位漂亮姑娘,怯聲怯氣地對馬海說:“大哥,我是來走親戚的,沒趕上車,能不能……”馬?;姑恢ㄉ?,表叔又蹦出一句:“上車吧,天都黑了?!?/p>

剛換好胎,又走來個背著畫夾的中年人,抱怨說:“師傅,我是來山里寫生的,沒車了,能搭個便車嗎?”馬海已經困了,便自作主張地說:“表叔,幫人幫到底,讓他上駕駛室擠吧,讓那女的靠窗坐?!?/p>

一會兒車就開了,馬海躺在厚厚的帆布上,車子晃啊晃的他就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車猛地一停,接著“砰”的一聲悶響,馬海被驚醒了:怎么,又爆胎了?剛緩過勁來,聽到前面不對勁,趕緊下了車,發現情況比他想的還壞:表叔伏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兩個男的抱成一團 ,正打得不可開交 ,那女的在路邊草叢里到處扒拉,像是在找啥東西。

馬海又驚又急,朝兩個青年大喊:“別打啦!”不料兩人都說對方是壞人,馬海賭氣地罵了一句,又去問那個姑娘:“這是什么地方?出啥事了?我表叔怎么了?你在找什么?”姑娘緊張地說:“是出事了,我在找東西……”馬海氣壞了,沖上前去對著姑娘狠狠一推:“你不救人還有閑心找東西?”這么一說,他才覺得自己忘了輕重緩急,應該先去看表叔,誰知跳上駕駛室一瞧,表叔竟然死了,而且是死于槍殺,右腦上有個彈孔!

這一刻,馬海嚇得臉都白了,就在這時,他聽到那姑娘驚喜地叫了一聲:“啊,找到了!”馬海下車想去問問,只見那姑娘端著一個什么東西對準了他,等馬海剛看清那是一把槍時,只見火光一閃,一聲爆響,馬海覺得胸口猛地一震,他這才明白剛才那姑娘是在找槍。他腦袋一熱,發瘋般地沖了上去,那姑娘開了一槍后,自己也嚇愣了,沒來得及開第二槍,被馬海一拳打倒在地,把槍奪了過去。

馬海有槍在手,膽壯了,他把姑娘押了過來,對那兩個人大喝:“都停手,不然把你們都崩了!”兩個人乖乖地住了手,馬海又說:“你們三個都坐下,我要問話?!睒尶剎皇巧棧鴯?,三個人只得又老老實實坐下了。

馬海明白,今天碰到了亡命徒,對這家伙來說,殺一個是殺,殺多了還是殺,槍要落在這歹徒手里,其他的人就別指望活了,想到這里,馬海惡狠狠地警告道:“你們誰想站起來,我就開槍!”

雖說晚上有月光,但也看不出這三個人有啥表情。這時,馬??嘉駛傲耍骸按蜆さ?,你先說是怎么回事!”

那打工的開始說起了事情的經過:二十分鐘前,這車上了省道,在一個加油站加油,有一輛對面來的車也來加油,那車上的司機抱怨說:“警察真能折騰,大半夜的還設卡檢查,抓什么殺人犯?!鋇筆?,打工的發現一旁那個畫家臉色突然一變,就開玩笑地說:“那殺人犯不會是你吧?”沒想到這么一說,那畫家還真的掏出了一把槍,說:“既然露餡了,就陪著走一程吧!”還說只要遠離了警察,大家都平安,他逼著馬海的表叔把車拐進了一條土路。

打工的心想:“這種人啥事干不出來呀,說不定到哪個旮旯里,他就殺人滅口了!”想到這里,打工的就想見機行事。那畫家坐在中間,不能兩頭顧,于是打工的瞅了個空就動手奪槍,哪知被這女的抱住了,馬海的表叔趕緊剎車幫忙,就這么一眨眼的工夫,槍響了,子彈打中了馬海的表叔,緊接著,打工的抬腳一踢,槍飛出了窗外,女的趕緊下車,打工的也想下車去搶槍,可被畫家抱住了,就在這時,馬海醒了后走了過來……

打工的講完,畫家開了口:“這故事編得也太離譜了,師傅,你自己就在車上,你信嗎?”馬海心里想,我當時睡得跟死人一樣,知道了還問你們?他對畫家說:“你說怎么回事?!?/p>

畫家說:他因為職業關系,觀察人一向很準。一上車,他就感覺“打工的”這家伙不懷好意,一雙眼睛老是色瞇瞇地往姑娘身上瞟,后來又得寸進尺,動手動腳??際彼吐硨5謀硎宥疾恢?,聽姑娘罵了聲“流氓 ”才明白咋回事?;蟻耄赫獬瞪匣褂腥齟罄弦悄?,這也太欺負人了!他氣不過,就推了“打工的”一下,馬海的表叔更是要趕他下車,誰知這家伙惱羞成怒,突然掏出一把槍,說:“老子剛才只是想解解悶,現在老子非得玩玩她了!”說著,他逼著馬海的表叔往岔道里開??湊庋?,這不僅要劫色,還想劫財,說不定還殺人呢!畫家雖然害怕,但不想等死,于是找了個機會攥住了那家伙的手,馬海的表叔也停車幫忙,不想那家伙狗急跳墻,扣了扳機,打中了馬海的表叔,緊接著,畫家使勁一拽,這家伙的槍脫手了,飛到了車外,這時,馬海趕來了……

畫家說完,打工的冷笑起來:“說我的故事離譜,我看你編得更離奇!”馬海打斷了他的話,說:“你們說得都離奇?!畢衷誥褪A磽庖桓鮒と肆?,馬海一指那姑娘:“你說!”

姑娘說:“畫家說的是真的!”話音剛落,打工的突然站了起來,大嚷道:“你不要信她的,我剛才說過了,他們是一伙的!”馬?;鵒?,一扣扳機,“砰”,槍還真的打響了,子彈打在地上,他一聲怒吼:“坐下,老子說過,誰站起來就打死誰!”

馬海盤問了三人,還是沒有弄清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腦子卻更亂了,身子更累了,好想睡覺,突然,他急中生智,說:“你們各說各的,我有辦法試,現在,誰敢用手機報警?”打工的急忙聲明:“我沒有手機?!被移驕駁廝擔骸拔沂只壞緦??!迸奶玖絲諂骸拔沂只販??!?/p>

巧事都擠一塊了,馬海并不在意,他繼續說道:“我這兒有,你們誰先打?”誰知馬海剛從懷里掏出手機,突然覺得不對勁,用手捋捋,上面有個洞,原來剛才那女的一槍打來,是手機替他擋了一下子彈,不然他就完蛋了。馬海一想到中槍,胸口突然感覺到異樣了,剛才只是麻麻的,現在卻像撕裂般的疼,摸一摸,黏乎乎的,全是血,難怪剛才老想瞌睡,原來是血流得太多,他快支撐不住了……

漸漸的,馬海感到意識越來越模糊,氣也不勻了,再拖下去,自己就先拖死了,這還不算,如果讓歹徒得逞,好人遭殃,就是死了也閉不上眼。干脆賭一把吧,賭輸了認命,賭贏了壞人得報應,自己也還有一線希望。終于,他下了決心,用嚴厲的口氣喝道:“你們都把鞋脫了,扔遠點!”三人把鞋扔了后,馬海又吩咐說:“打工的,你……你過來,穿……穿上我的鞋,拿著……槍……”

兩天后,馬海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手術室里。后來轉到了病房,馬??吹接懈鋈俗吡私?,是那個打工的,馬海有些激動,自己賭贏了!

打工的走到病床 旁,說:“醫生和警察特許我第一個探視,十分鐘,我就長話短說了,那個殺人犯和他的情婦已經被抓了,他們在山里躲了兩天,還撿了個畫夾子冒充畫家……我用你表叔的手機報的警……”

馬海笑了笑,表示全明白了。打工的又說:“我知道你不能多說話,可有一點我一直弄不明白,當時那種情況下,你為什么選擇我呢?”

馬海又笑笑,說:“不賭的話,可能就死了;賭輸的話,肯定是死了;如果賭贏了,或許還死不了,你看現在,我不是沒死嗎?”

打工的很不甘心:“別這么繞,既然相信我,總得有個理由吧!”

馬海這回不笑了,很認真地說:“你剛說要搭車的時候,叫了聲‘同志’,我相信你是好人?!?/p>

打工的有些意外,平時他對這個稱呼沒有多琢磨,在他家里,爺爺、父親時常是這么稱呼別人的,叫了多少年了,他也不知不覺地叫慣了。打工的怕被老板炒魷魚,依依不舍地和馬海告辭了。

打工的走后,馬海才想起忘了問他叫啥,不過,警察會告訴自己的,現在,就叫他一聲“同志”吧。他在心里默默地說:再見了,同志,一路平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