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快3开奖结果双彩网:奪命的壟斷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44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奪命的壟斷

陳局長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突然愛上了打鳥。就在三個月前,因?;こ喬窶啻朧┑昧?,他還受過縣政府的通報表揚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問題出在他的一個親戚身上。準確地說,是他老婆的一位遠房舅舅最近要回國探親了。這位舅舅很有些來頭。年輕時匹馬單槍到海外闖蕩,數十年風風雨雨,如今已經是擁有幾千萬資產的大老板了。陳局長早就想把他的寶貝兒子送到那個國家讀書,可惜半輩子小心謹慎,手頭沒有什么積蓄,根本無力應付那令人瞠目的高額費用。如果能靠上這棵大樹,事情當然就好辦得多了。所以,他打算在老人回國期間好好表現一下,協調協調感情。為此,他專門打了幾次越洋電話,拐彎抹角地打聽老人有什么愛好。最后終于得知,老人近幾年不知哪里出了毛病,竟吃鳥成癖,一天三頓沒有鳥就吃不下飯,夜里說夢話嘴里還離不了鳥!陳局長聞風而動,立即動用關系,偷偷托人從“黑道”上買了一枝進口雙筒獵槍。

獵槍到手了,陳局長開上他的“藍鳥”,在城區幾條林陰大道上轉了三天,望著樹頂上五顏六色的小鳥飛起飛落,甚至食指都扣到扳機上了,卻始終不敢放出去一槍。畢竟眾目睽睽,人來人往。人們的環保意識普遍提高,連幼兒園小班的孩子都知道“鳥兒是人類的朋友”,如果一槍把他的紗帽打掉,那就太劃不來了。

眼看舅舅回國的日子越來越近,陳局長急得頭上冒火,這天晚上和老婆議論起自己的為難。老婆是一家飯店的經理,聽罷,指尖點著他的額頭說:“笨蛋,為什么不上綠林山?”又壓低聲音悄悄地說,“我們幾家飯店、賓館供應的‘野味’,全是從街面上雇的小混混兒從那兒打來的呢!”陳局長恍然大悟,咧開嘴巴笑了:“是啊,我怎么把自己的‘優勢’給忘了?”

綠林山在緊傍市區的運河西面20多公里地方。山上樹木繁茂,野花遍地,正是鳥兒們棲息相聚的安樂窩。由縣城到綠林山的唯一通道是一座六米多寬的橋,橋是去年才竣工交 付使用的,鋼骨水泥結構,相當堅固。

陳局長是交 通局長,這座橋正在他的管轄范圍之內。第二天早上,橋頭上突然豎起了一塊赫然醒目的告示牌,上寫:橋面維修,禁止通行!根據陳局長的安排,橋面上還真有幾個筑路工在煞有介事地平平挖挖。那些興致勃勃開車下鄉打鳥的小混混兒一見告示牌,不得不罵罵咧咧、垂頭喪氣地撥馬而回。正當他們將要離開時,陳局長的那輛“藍鳥”趾高氣揚地開上了橋頭。執勤的民警一見是主管局長前來“檢查指導”,自然客客氣氣地敬禮放行。陳局長回頭一個飛吻,幾乎喊出聲來:對不起諸位,我可要壟斷一把嘍!

山上的叢林果然是小鳥的天堂。陳局長看看周圍,不禁笑出了聲,暗暗佩服自己的高明,那個“禁止通行”的廣告牌一豎,這綠林山就成我的天下了,根本不必擔心有人看到。別說放兩槍了,就是響幾下迫擊炮,人們還會以為是開山炸石的呢!他樂滋滋地托槍在手,連瞄也沒瞄,望著樹頂上放了幾槍,“撲撲嗒嗒”,兩個灰喜鵲就掉落地上;他高興得腦門發亮,緊接著放了幾槍,又打下來兩只云雀,一只松鴉。驚呆了的鳥兒們這才知道大禍臨頭,就聽“刷拉拉拉”一陣響,霎時東逃西散,飛得無影無蹤。陳局長哪肯罷休,望著半空呈扇面又打了一排子;可是,除了紛紛揚揚飄落的樹葉,再沒有鳥兒落下來了。

陳局長不免有些著急,拔腿就往林子深處追去。他磕磕絆絆轉了大半天,累得滿身臭汗,終于在一個樹杈上發現了兩只斑鳩。陳局長舉起獵槍,三點成一線,瞄得準準的放了一槍,兩只斑鳩咕咕叫著,繞著樹頂轉了一圈兒,又落回了原處。好膽大的鳥兒,怎么不逃跑?陳局長眨眨眼睛,仔細一看,原來那樹杈上面的三尺多高地方架著一個鳥窩,隱隱約約還能聽到吱吱的啼叫。???窩里還有小鳥哇,難怪它們不愿逃跑!

陳局長心里怦怦跳著,往前挪了兩步,定了定神,向樹上又放幾槍,一只斑鳩被打中了翅膀,悲鳴一聲跌落樹下,在草地上撲棱起來。陳局長呵呵笑著,一把抓起,塞進了袋子里。再看另外的一只,早沒影兒了。他擦了把汗水,低頭看了看手表,已經十一點多了,便非常瀟灑地吹吹槍口,走出林子,開上他的藍鳥出了山。

不大一會兒小車就駛上了橋面。陳局長心里有說不出的得意。雖然就這么幾只鳥兒,但卻撈了個“獨一無二”。也就是說,舅舅回來以后,只有從我這里才能嘗到他最愛吃的鳥兒,只有我最貼心、最孝順、最值得疼愛……明天,后天,再多打一些,一定要讓舅舅吃足、吃夠,吃得痛痛快快!

陳局長越想越美,不由自主地唱起了他平日最喜愛的那首《纖夫的愛》:“我倆的情,我倆的愛,在纖繩上蕩悠悠,蕩悠悠……”哪知一句拖腔還沒到頭兒,只聽“嘩啦”一聲,陳局長覺得身子忽然“蕩悠悠”了一下,腦袋“嗡”的一響,臉都嚇白了,原來他的“藍鳥”已經偏離車道,撞斷了欄桿,沖出了橋面……

到底是交 通局局長,關鍵時刻他狠狠一腳踏下,死死踩住了剎車!果然是進口高級轎車,車身沖出橋面一半,便如電影 電視畫面一樣,來了個定格!此時的驚險只有力學家們才能解釋清楚,小車橫空逸出,兩只輪胎懸空,好像被凍僵了似的,猶如一尊精心設計的城市雕像,絕對不亞于泰坦尼克號即將傾覆的一剎那!

此時,也恐怕只有陳局長能感到車身的微微顫動了。他嚇得大氣也不敢出,更不敢高聲呼救,唯恐自己體重的微小變化、或者是聲波的震動都會破壞了車體的平衡,使他的“藍鳥”從三十多米高的橋上跌下去,把他送進死神的懷抱。他就這樣滿身大汗、呆若木雞、心急火燎地等待著,車里的空氣都仿佛凝固了,靜得能夠聽見脈搏的跳動……

忽然,一陣沙沙的腳步聲夾雜著人們的呼叫從遠處傳來。一定是橋頭上的執勤人員發現了這里的緊急情況,趕來救援了。陳局長鼻子一酸,兩行熱淚奪眶而出。然而就在此時,他身后猛地“撲撲棱棱”一陣響,顯然,后排座上袋子里的那只受傷的斑鳩在拼命地掙扎,而且發出了“咕咕”、“咕咕”的哀鳴。陳局長的心“嗖”地揪緊了:老天爺,你千萬不要亂動??!他真后悔,剛才在林子里沒有給它補上一槍!

很快,陳局長的頭頂上也“咕咕”、“咕咕”,傳來了那只斑鳩配偶的應答。他本能地預感到什么不妙,腦袋猛地脹大了,還沒有醒過勁來,一只斑鳩從半空中飛落下來,隨著它的爪子在車頭上的輕輕一點,那輛“藍鳥”失去了平衡,“轟隆”一聲,一頭栽進了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