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牛彩网全部藏机图:王家大院的奇禍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44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王家大院的奇禍

大王莊村口有一棵歪脖子柳樹。

這天,莊里大財主王有財十歲的兒子王錢在樹上玩耍,玩著玩著,尿急了,他不愿意下來,便在樹上掏出小雞雞撒起尿來。

這尿撒得正酣的時候,卻看見遠遠走來一個人,王錢便把還剩下的半泡尿憋住。這人是個挑著擔子的貨郎,待貨郎走到樹下,王錢便把他的小雞雞當槍口,左擺右擺,瞄準了貨郎,把那憋下的半泡尿“嗖”地照著人家的頭頂噴射下來。

這是大冷的冬天,沒下雨也沒下雪,卻忽然有一泡水從天而降,灌進貨郎的脖子里,你說貨郎能不奇怪嗎?他抬頭一看,柳樹上一個小男孩正笑著向他撒尿哩!貨郎氣極了:誰家的孩子這么撒野?他便一躍身上了樹,把男孩從樹上扯下來,想打他兩下教訓教訓。

誰知這男孩一點也不慌,他看著貨郎舉起的巴掌,說:“你一個窮賣貨的敢打我?你敢打,我就告訴我爸去!知道我爸是誰嗎?王有財!”貨郎見男孩這么小就仗勢欺人,他火了,想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便用力打了王錢兩巴掌,這王錢便裝作疼得要死不活的樣子,大喊大叫起來。

莊子里的人看見一個陌生的貨郎打了王有財的兒子,嚇得臉都變了色,這王有財有錢有勢,他有個弟弟在城里保安團 當團 長,這大王莊離城里又不到一百里地,王團 長手上有幾百號人幾百條槍,不知人家怎么收拾你這個窮貨郎哩!

可是這貨郎一點也不見慌張,你道他是誰?他正好是王團 長手下的李副團 長。大王莊五十里的東面,有一座大王山,山上有二百號土匪,土匪頭子叫刁大麻子,王團 長想擴充自己的隊伍,要收編他,李副團 長今天就是當說客路過大王莊的。

李副團 長拉扯著王錢進了王家大院,這會兒,王有財正在屋里和他的三個小妾玩牌,王錢一見老子,便大哭著告狀。

李副團 長本想亮明自己的身份,轉念一想,又打消了這念頭,他想看看這團 長的哥哥是怎么教育兒子的,于是他就把王錢在樹上撒尿淋他的事說了,哪知王有財說:“淋你又怎么樣?要你喝了我兒子的尿也不過分!”王有財這么一說,李副團 長就干脆不說自己的身份了,他倒要看看,王有財會對他怎么樣。

王有財問兒子:“這個窮貨郎打了你幾巴掌?”兒子說:“打了二十巴掌?!崩罡蓖?長心想:嗨,我明明只打了你兩巴掌,你怎么說我打了二十巴掌呢?是不是小孩不識數???李副團 長問王錢:“二十巴掌是多少?”

王錢在院落里拿來一根木棍,站到李副團 長身旁,用盡力氣地打,一邊打一邊數,狠狠打了二十下,一點都沒數錯。要是身上有槍,李副團 長真會掏槍一槍斃了他,可這會兒,他竟心平氣和地對王有財說:“好了,他也打我二十下了,我可以走了吧?”

王有財說:“想走?你打了我兒子,你這就想走?”他把院門關了起來,幾個家丁也圍了過來。王有財問兒子有沒有尿,他要王錢把尿撒到貨郎的嘴里,王錢就掏出小雞雞,家丁把李副團 長按住,可王錢尿了兩下,尿不出來,王有財就叫兒子去喝水。

等了兩個時辰,王錢尿漲了,一伙人又把李副團 長按住,把一泡尿撒到了他的嘴里。李副團 長沒做聲,也沒掙扎,把尿喝下去,王有財又把他的貨郎擔沒收了,才放他出來。

李副團 長出來后,對著王家的大門說:“好,你們就等著瞧!”

三天后,李副團 長又從大王莊村口的歪脖子柳樹下路過,他看見王有財的兒子又躲在樹上。這個王錢,撒尿淋人好像來了癮頭,天天在樹上干這事。這會兒,他看見三天前喝過他尿的貨郎又路過這里,高興得要跳起來,待貨郎走到樹下,王錢又一泡尿撒了下來。

李副團 長停了下來,張開口接了王錢的尿,又喝下肚子里去,還問他最喜歡什么,王錢沒想到這個挨他淋尿的貨郎會對他這么好,便說他最喜歡有幾副新牌。

李副團 長問王錢要新牌干什么,王錢說有新牌可以討爸爸喜歡,李副團 長說:“過兩天,有一個人騎一匹高頭大馬,帶二百人二百條槍從這里路過,你怕不怕他?”王錢說:“他的槍又沒我叔叔的多,要是打起來也不夠我叔叔打,我怎么會怕他?”李副團 長說:“那就好,我托他帶幾副新牌給你,他不認識你,我告訴他以撒尿為號,你要是撒尿淋了他,他就會把新牌給你。哦,對了,他也喜歡喝尿?!?/p>

王錢沒想到會有這等好事,兩天后,他喝足了水,早早地在樹上等,尿漲了也忍著,等到中午,遠遠地看見一隊人馬來了,中間有一個人正是騎著高頭大馬的。王錢很興奮,等到騎馬的人來到樹下時,他便一泡尿照著人家頭上撒。騎馬的人抬頭一看,見是一個小男孩在他的頭頂撒尿,還朝他笑,這個人便“嗖”地從身上抽出長刀,手起刀落,把王錢一刀砍了。這個人,正是大王山上的土匪頭子刁大麻子。

這時候,刁大麻子的副官走上前來,看了看,對刁大麻子說:“司令,不好,你知道你殺了誰嗎?”刁大麻子抹抹刀上的血,問:“誰?”副官說:“他是王有財的兒子、王團 長的侄子!”

刁大麻子一驚,勒住馬頭,說:“那我們還歸什么鳥編?這不是找死嗎?走!回大王山去!”副官想了想,說:“司令,這禍闖大了,他王團 長肯定會帶人來打我們,橫豎都是死,一不做二不休,不如我們殺到大王莊去,劫了王有財一家,王家的院子這么大,又有炮樓槍眼,王團 長要是來打,我們就在他們王家大院和他們拼死一戰?!?/p>

刁大麻子是個貪財又貪色的兇狠家伙,他早就想著王家的錢財和那幾個如花的家眷,現在,逼上梁山了!

于是,刁大麻子的二百號人殺進了王家院子,王家人除了那幾個小妾之外,沒一個活命。當天夜里,王團 長得到音訊,便帶了三百人馬殺回來,打了一天一夜 ,雙方死傷慘重。王團 長騎馬回去搬兵,被躲藏在暗處的李副團 長暗槍打死。李副團 長帶上三百號人馬來到大王莊,一口氣收拾了殘匪。

王家大院成了一片廢墟,李副團 長帶著王家的大量錢財回去請功。第二天,他就當了團 長。李副團 長—不,現在是李團 長了,他暗自想道:為什么就因為一個小男孩的一泡尿,我竟會導演了這場血腥殺戮呢?想來想去,他明白了:哦,原來我是想當團 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