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彩网黑圣手159:阿P是個熱心腸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44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阿P是個熱心腸

阿P在省城一家公司當保安,最近回家鄉探親,一幫子好兄弟設宴請他。這酒喝到高潮時,阿P發現劉峰縮在一旁悶悶不樂。劉峰是阿P的中學同桌,平時老實巴交 ,和阿P交 情不錯。阿P便問:“兄弟,遭誰欺負了,說出來大哥幫你!”

劉峰未開口眼淚就先落下來。原來,劉峰和他的媳婦小麗都在鎮上的私營服裝廠打工,服裝廠的廠長叫陳大壯,是個好色之徒。一次喝酒之后竟對小麗動手動腳,小麗不從,他就借故辭退了小麗,現在又借故把劉峰從辦公室調到了鍋爐房。

阿P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火氣就直躥頭頂,他拍著桌子大罵:“真是欺人太甚!這天底下就沒有王法了嗎?”眾兄弟便一起跟著吼:“對,對,P哥,給陳大壯點顏色看看!”阿P 見大家如此抬舉自己,覺得很有面子,一拍胸膛吹噓道:“兄弟我在外闖蕩了幾年,別的本事沒學會,給壞人點顏色看看還是沒有問題的。今天,劉峰的事兒我管定了,把那個廠長的住址告訴我,大家說,是要他的腦袋還是他的屁股……”眾兄弟在酒精的刺激下,把阿P當成了救世主,一個個伸出大拇指夸阿P夠朋友。只有劉峰害怕得直擺手:“不行不行,殺人犯法的事兒可不能做!”阿P一看劉峰那個熊樣,就更顯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豪情萬丈地說:“放心,不管出了啥事兒我一人擔著,和你們無關,你們就等好消息吧?!?/p>

第二天,阿P酒醒了,想起昨晚夸下的???,心里有些緊張,殺人放火的違法事他是絕對不敢做的,可是現在覆水難收,他的朋友都在等著聽好消息,這可如何是好?阿P愁得在房間里團 團 打轉,可轉著轉著,主意還真被他給想出來了。

當天晚上,服裝廠的廠長陳大壯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剛走到自家門口,阿P從黑影里跳了出來,把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抵在了陳廠長的腰間:“你就是陳廠長吧?我等你很久了!”陳大壯這輩子哪見過這種陣勢,早嚇得渾身發抖,一個勁地說:“大哥饒命,我身上的錢您全拿去好了?!卑把手里的硬家伙揚了揚,然后冷笑一聲:“實話告訴你吧,我不是向你要錢的。是你的仇家讓我來的,他出價五萬,要你的一條胳膊或者一條腿。你說吧,舍得哪一個?”

阿P的話顯然超出了陳廠長的承受力,他腿一軟,竟然跪了下去:“大哥,五萬塊我給你,不,加倍,我給你十萬,求你放過我吧!”阿P故意很仗義地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干什么都得講點職業道德吧?!蓖6倭艘幌掠紙幼潘擔骸罷餉醋虐?,我看你也挺可憐,而且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要愿意按照我說的做,我就放你一馬?!?/p>

陳廠長聽了這話,像得了大赦,頭點得跟搗蒜似的,連說:“干什么都行,干什么都行!”

阿P邊玩弄著手里的硬家伙邊說:“從明天開始,你把腿纏上繃帶,在家別出來,別人要是問,你就說是自己做了壞事,讓人給打的,一個星期以后,你再出門。另外,你要記住,以后什么時候都不要欺負人,仇家太多,早晚會有人收拾你?;褂?,要是露了餡讓我沒法交 差,我就只好來取你的腿了,到時候可別怪我不客氣?!?/p>

陳廠長一聽這些條件,高興得直點頭,“行,行,我一定照大哥的話做?!?/p>

阿P瀟灑地轉身離去,他心里暗暗好笑,這姓陳的真是十足的松包,兩句話就服了軟,真是天助我也。明天,朋友們都誤以為自己打斷了陳大壯的腿。這樣一來,自己既不犯法,又在朋友面前風光了一番,一想到這些,阿P胸脯挺得老高,神氣得不得了。

三天后,阿P準備回省城了,臨走前,他又到了劉峰家,想看看劉峰的高興勁兒。阿P一進門就大聲喊著:“怎么樣,兄弟,你們那位陳大廠長這兩天可好???”劉峰一把拉住阿P,關嚴了房門,小聲說:“阿P,你下手太狠了,打折了他的一條腿!”

阿P聽完哈哈大笑,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說:“這算什么,要不是你事前有交 待,不想把事情搞大,我準叫他腦袋搬家!”

阿P以為自己這話肯定會把劉峰鎮住,可沒想到劉峰卻說:“要知道這樣,你還不如直接把他殺了,倒干凈了!”

阿P一時沒反應過來,眼睛眨巴眨巴的。劉峰看阿P一副迷糊的樣子,無奈地說:“嗨,陳大壯的腿被打斷了,更會害人了,原來是我一個人受害,現在還連累上了大家?!?/p>

阿P想想,不可能啊,就那個膽小鬼,他還敢去報案?阿P急忙拉住劉峰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劉峰委屈地說:“陳大壯真是個壞坯,他讓媳婦到處去說自己為了推行廠里的改革被人傷了腿,醫療費公家報銷不說,還暗示大家帶上禮金去看望,誰要是不去,今后還不等著下崗?沒辦法,我也隨了五百元的份子錢。你要是把他打死了,這冤枉錢我就不用花了?!?/p>

阿P一聽倒吸一口冷氣,自己想做回大俠,治治這個壞廠長,沒料到最后卻幫了倒忙。想起劉峰的媳婦下崗在家,劉峰每月也不過六七百元的收入,阿P沒心情再坐下去了,出門的時候,他從口袋里拿出五百元錢,一再表示:“你們兩口子結婚我沒趕上,一點小意思,補一個賀喜錢?!逼涫?,他口袋里除了回去的路費,也就這么多了。

在回省城的路上,阿P越想越憋氣,自己白白當了一回歹徒,還白白地拿出了五百元錢,更郁悶的是沒有幫上劉峰什么忙,還白白便宜了那個陳大壯,可阿P想起那個陳大壯下跪磕頭的情景,不禁暗暗笑了:壞人么,就得讓好人收拾收拾,哪怕讓他受點驚嚇也好,要不,這世界還怎么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