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体彩网11选5开奖:迪吧里的交易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44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迪吧里的交 易

中篇簡介:迪吧里的年輕人流行吃一種大白兔奶糖,吃完后整夜狂歡,就在這狂歡之下,一場罪惡交 易正在展開……

1. 上樹摘鞋識無賴

小孫從警校畢業分到小街派出所,他原來一心想當刑警,對這個分配自然有些情緒??傻彼雇飛テヅ沙鏊ǖ降氖焙?,才知道帶他的師父是鼎鼎有名的刑警老蔡,這下小孫來了精神。老蔡在市局刑警隊做了二十幾年刑警,最近因為身體不好才調到派出所工作,論資格論功勞他做個所長綽綽有余,可老蔡說自己坐不了辦公室,還是到第一線做個民警更帶勁。他還主動要求帶新人,于是就成了小孫的師傅。

小孫急著跟老蔡破案子,可老蔡給小孫安排的第一項任務竟是熟悉管區的居民和環境,小孫耐著性子在管區里兜了好幾個星期,除了些丟衣服丟蜂窩煤的小事情,沒啥特別的。

這天快下班的時候,小孫在街上轉悠,看到林陰道旁圍了一堆人,走過去一看,見這一片有名的無賴“滾刀肉”提著酒瓶子,正沖著一個縮肩塌背的瘦高個子跳腳大罵,罵著罵著就脫下一只皮鞋,“嗖”地擲向大樹,眼看這鞋子高高地掛在了樹梢上,回過頭來紅著眼叫道:“你大螞蚱不是會蹦達嗎?好,你還不起賬也行,上去把鞋摘下,來咱就一筆勾銷!”

小孫認得這個綽號“大螞蚱”的瘦高個子,也知道他家生活困難,可再困難也不該借滾刀肉的錢呀!

看來大螞蚱已經被逼得走投無路,滿臉難色地要往樹上爬,小孫看不下去,跑過去一把拉住他,回頭對滾刀肉喝道:“他欠錢不欠命,摔死怎么辦?有你這樣討債的嗎!”

滾刀肉一愣,馬上又嬉皮笑臉:“好啊,警察來主持公道啦,我們是周瑜打黃蓋—愿打愿挨,你管得著嗎?有本事你就替他上去!”

小孫年輕氣盛,怎容得一個無賴叫板,反問道:“我上去怎么辦?”滾刀肉可沒想讓小孫上樹,可話趕話說到了這份上,他也回不了頭,一拍胸脯說:“欠賬一筆勾銷!”小孫追問:“說話算話?”滾刀肉敲定:“不算數是狗娘養的!”

小孫冷笑一聲脫下皮鞋,“噌噌噌”地往樹上爬去。

大樹足有三層樓高,爬到一半兒的時候,腳下的樹杈就只有胳膊粗了,小孫一動彈,腳下一顫悠兒,離那只鞋只差了半米。小孫在警校是攀爬能手,可那訓練是系著保險繩的,摔下來也不過是打打秋千,從這兒摔下來可就實實在在了。

樹下的居民越聚越多,大嫂大娘們嘖嘖驚嘆連喊小心,滾刀肉心里也有點怕,可嘴上還不住起著哄。

勢成騎虎,只能一往無前了,小孫又蹬上一個樹杈,壓得樹杈彎彎欲折“咔咔”作響,千鈞一發之際,他伸手抓住掛著鞋的樹杈用力一扳,樹杈“喀嚓”折斷,小孫快如閃電,伸手一個海底撈月,把下墜的皮鞋撈到手里,與此同時,小孫腳下的樹杈也“喀嚓”折斷,他在下墜中猛地抱住樹干,“呼啦啦”地滑了下來。

小孫的臉被劃了兩道血痕,手也扎破了,大螞蚱跑過來,一邊給他擦臉上的血,一邊嘟嘟囔囔地不住道謝,小孫只好跟他客氣了兩句,再回頭時,滾刀肉已不見了。

小孫把鞋交 給大螞蚱說:“放心吧,他再來要債你就找我!”自己待要穿鞋時,才發現放在樹下的皮鞋不見了。大家幫著找了一氣,沒找到,大螞蚱拿來了一雙白球鞋,小孫無奈,只好先穿上,再回派出所宿舍換鞋。

正所謂怕見啥來啥,一進派出所就迎面碰上老蔡,老蔡看到小孫這副樣子,愣了一下,一把把他拉到大鏡子前面,說:“看看你是什么樣子!”

小孫的樣子實在狼狽,黑警服下面白球鞋,警徽掛歪了一個,臉上兩條血道子,實在是有損警察形象。

老蔡問:“抓逃犯去了?”小孫老老實實回答:“爬樹去了?!薄芭朗??”老蔡挺好奇地問:“賊上樹了?”小孫說:“鞋上樹了?!崩喜燙瞇α似鵠矗骸笆裁綽移甙嗽愕?!”

小孫一見老蔡臉色緩和了,急忙有聲有色地一一道來,說到下樹后丟了皮鞋時,小孫懷疑是滾刀肉使的壞,老蔡聽罷點點頭說:“應該是他氣不過,拿了你的鞋,你去他家看看,順便也摸摸他的情況?!?/p>

小孫換好衣服來到滾刀肉家,他家的門大敞著,站在門口一眼就看見滾刀肉架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喝酒,沙發邊上赫然擺著自己的那雙新鞋。小孫氣得一時說不出話,這滾刀肉膽子也太大了,偷到警察頭上不說,連藏都不藏一下,居然就這么明目張膽地放在門口。

看見小孫,滾刀肉高興地把酒瓶子舉得老高:“我正等您呢,快坐下喝兩杯!”

小孫瞪起眼,指著鞋喝道:“少裝蒜!你偷東西偷到警察頭上來了!”

滾刀肉看看那雙鞋,既不躲也不藏,嬉皮笑臉地說:“兩千塊錢的賬都讓你報銷了,還抵不上這雙鞋?”

小孫不想和他多嗦,一把抓住他說:“跟我上派出所去,把偷鞋的事情講清楚?!憊齙度饣故遣蛔偶?,笑嘻嘻地說:“干嗎干嗎,為雙鞋就翻臉吶?你想想,我吃飽了撐的,去偷警察的鞋?可我不拿你的鞋,你會到我這兒來?”

小孫聽出他有話要說,于是松開了手。滾刀肉一邊揉著被抓紅了的手腕,一邊說:“想和警察同志說說話,可又不敢去所里,就想了這么個主意,鞋等會您拿走,我給您倒酒賠個不是?!?/p>

小孫這才領教了什么叫滾刀肉,不想再搭理他,拿起鞋就往外走,不耐煩地說:“警察不許喝酒。有話到所里說去,沒犯事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滾刀肉笑起來,“以為我不懂警察的規矩呀?現在可是下班時間,看不起我是吧?”停了停又嘆了口氣說,“我看你挺講義氣的,原想給你提供點兒線索的,你沒興趣就算了!”

小孫聽到“線索”兩個字心里一動,這幾個星期自己都在找線索,想破個大案,可就是沒頭緒,他猶豫了一下,耐著性子坐了下來,裝做爽氣的樣子說道:“喝就喝,倒要聽聽你有什么線索?!?/p>

滾刀肉一聽這話樂了,拍著桌子朝里屋招呼道:“小辮兒,快拿個酒杯來!”

隨聲從里屋跳出個小姑娘來,小姑娘扎著兩個小辮兒,約摸六七歲的樣子,大眼睛滴溜溜的挺招人愛,只是穿得破破爛爛的,眼神也躲躲閃閃的。她把酒杯放在桌上,兩個眼睛卻直勾勾地盯著桌上的火腿腸。

滾刀肉沖著小姑娘一瞪眼,剛想發火,瞥了眼小孫又慈祥起來,掰了截兒腸子遞給她:“外邊兒玩去吧?!斃”瓚琶庸?,一溜煙兒地跑了出去。

小孫奇怪了:“誰的孩子?”滾刀肉笑著說:“撿的,我也是快四十的老光棍了,撿個孩子做伴兒?!斃∷镅黨獾潰骸胺?!你當是撿皮鞋呀?懂得收養法嗎?孩子是隨便撿著玩的?”滾刀肉忙說:“知道知道,考察考察再辦手續,先得建立感情嘛?!?/p>

小孫哼了一聲:“就這樣建立感情?孩子好像挺怕你!”滾刀肉連連點頭:“是是,剛來沒幾天,還不適應,咱開喝吧?”

滾刀肉逼著小孫陪他喝了半瓶酒,才神秘兮兮地說:“警察哥們,前些日子小區里不是張家丟了晾著的衣服,就是李家丟了曬著的蜂窩煤,你道是誰干的?”小孫聽到是這些小線索,沒了興趣,冷冷地說:“誰干的?”“大螞蚱呀!”“有什么證據?”滾刀肉“嗨”了一聲:“有證據還叫線索嗎?我直接替你破案得了!他家缺錢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就是動機!”他看著小孫疑惑的眼神,心想:大螞蚱,你欠我的錢想這么省心就賴掉?我給你下個套,有事沒事讓這個嫩警察跟你搞去吧!滾刀肉看火候差不多了,又輕描淡寫地說:“信不信由你,我一是氣不過他大螞蚱干的那些事,二是覺得你挺夠義氣的,這些話,別的警察問我我還不講呢!”

2. 誤打誤撞擒小丑

從滾刀肉家出來天已經黑了,小孫一路走一路想,他聽說大螞蚱自稱是某公司的業務員,卻總是白天睡覺晚上出門,常常夜不歸宿,行蹤詭秘得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干的什么業務。上次所里排查一宗案子的嫌疑人時,有人提到了大螞蚱,結果給老蔡一搖頭否定了,小孫知道自己的資格嫩,吞了口唾沫沒敢發話。

俗話說捉賊見贓,只憑滾刀肉這種“線索”怎么匯報?

小孫回所里換了身便衣,戴了副墨鏡,決定跟蹤大螞蚱一回,看看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

從所里出來,小孫徑直來到大螞蚱家對面,蹲在路燈下看幾個老頭兒下棋,不大工夫就見大螞蚱叼著支煙卷兒出來,沒精打采地縮著脖子擠上了公交 車,小孫忙跑到街口,打輛車追了上去。

這一追就追到了餐飲娛樂一條街,看大螞蚱進了一家迪吧。

警察進娛樂場所是有嚴格規定的,小孫猶豫了,正在門口徘徊,只聽“嗚”地一聲,從迪吧里跳出個花花綠綠的紅鼻子小丑來,手舞足蹈地攔住了小孫尖叫:“來跳吧,盡情地跳吧!男士贈扎啤女士贈飲料,痛痛快快瘋狂一把吧!”說罷不由分說地把小孫往迪吧里推。

小孫正惦著大螞蚱,被小丑這么一推,也顧不得這么多了,買張票進了場,東張西望地尋找大螞蚱。

舞場里彩燈亂閃,人頭攢動,瘋狂地扭著跳著叫著,看得人眼花繚亂,四面墻上架著低音炮,樂聲悶雷似的震得人耳鳴心顫,小孫實在受不了了,一圈兒沒轉完就擠了出來。

找不到大螞蚱只好守株待兔,小孫點上支煙在門廳里坐下來,看著外面的小丑又叫又跳地招攬顧客。過了一陣,外面沒人了,門口的保安招呼小丑進來歇會兒,小丑搖搖晃晃地進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嘆了聲:“唉,累死我了!”

保安笑著遞上支煙,小丑點點頭接過來,掏出點白色粉末摁在煙頭上,點上火深深吸了一口,又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兩道青煙也隨之從鼻孔里噴出來。

公開吸毒!小孫一下子怔住了,這小丑也太膽大包天了!這場面讓一直想破大案的小孫一下子興奮起來。他猛地跳起來抓住小丑的手腕,一擰扭到背后,一手奪下香煙,推著他就往外走,小孫擰得力氣大了,小丑嘶啞地哀叫起來,掙扎著又踢又抓。

兩個保安反應過來,抽出電棍大吼:“你干什么?快他媽放手!”小孫厲聲喝道:“不許動,我是警察!”一只手就往兜里摸,摸了兩個兜都沒摸到,才想起換便衣時忘了帶警官證。

兩個保安冷笑起來:“跑這兒鬧事來了,想找死??!”沖上來舉棍便打,小孫扭住小丑一擋,一棍子結結實實地打在小丑肩上,疼得他又嗷嗷叫起來,小孫受過訓練,知道自己抓著小丑無法施展,最容易腹背受敵,立刻拖著小丑退到墻角,身后安全了,前面有小丑做擋箭牌,兩個保安狗咬刺猬—沒處下嘴,只好舞著棍子大喊大叫。

正在這時候,一個又高又胖的女人跑來喝住保安,不慌不忙地走到小孫跟前:“先放開他,我是經理,你想干什么?說吧!”小孫扭住小丑不放:“我是警察,他公開吸毒知道嗎?快閃開!”一個保安搶著說:“報告顧經理,他冒充警察鬧事!”

顧經理笑了:“好,就算你是警察,你說他在門廳吸毒,有證據嗎?”接著抽抽鼻子道:“我看你是酒喝多了吧?”

這女人的鼻子真好使,小孫也覺出了自己嘴里的酒味兒,可此時此刻他決不能示弱,于是厲聲喝道:“快閃開!誰阻撓就是包庇犯罪!”顧經理哼了一聲:“好吧,我們協助你?!被贗訪畋0玻骸按?10報警!”

警車很快就到了,警察簡單問了問情況,把一行人都帶到了分局,一面審查小丑,一面核對小孫的身份。不一會兒,老蔡聞訊趕來,一聞到小孫嘴里的酒味就皺起了眉頭,小孫趕忙說了跟滾刀肉喝酒的事,老蔡沒說話,搖著頭去了審查小丑的房間。

等了好久老蔡才出來,一言不發地把小孫拉到走廊里,指著隔壁的一扇窗子說:“你自己看看!”小孫探頭一看,小丑已經脫了服裝洗了臉,分明正是自己在找的大螞蚱!

小孫更沒料到的是:大螞蚱裝扮小丑給迪吧招攬顧客,整夜尖叫大喊的患了咽喉炎,偏偏煙癮又大,只好把一種薄荷潤喉片碾碎了一起吸,說來也真是挺無奈的苦差事。

小孫知道自己辦了毛糙事,等著聽老蔡訓斥,不想老蔡卻突然問:“你剛才說滾刀肉撿了個小女孩?”小孫忙點頭。老蔡頓了頓對小孫說:“我看你還是盯著點兒滾刀肉吧?!?/p>

小孫沒敢問為什么,可他知道聽老蔡的沒錯兒,這次處分是挨定了,只有將功補過?;廝鐨戳思觳槿ソ?給所長,剛要敲門,就聽老蔡在屋里說:“年輕人嘛,沉不住氣,我這個師傅負主要責任,開個會讓他做檢討,要處分就處分我吧?!?/p>

所長說:“處分等我們研究研究再定,你剛才的懷疑很有道理,只是這事交 給小孫,他行嗎?”老蔡哈哈一笑:“小孫挺機靈的,交 給他沒錯!再說,還有我幫著呢?!?/p>

小孫來不及感動,見老蔡要出來了,慌忙跑回了宿舍。心想:老蔡讓我盯著點滾刀肉,我就照他說的辦,這回可不能再給他捅簍子了。

小孫心里特別感激老蔡,他在猜老蔡交 給他任務的真正用意,難道就是注意滾刀肉?一個酒鬼無賴不過是雞鳴狗盜,抓住個小案子能算立大功?不過不該問的還是不要問,先盯幾天滾刀肉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