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三试机号乐彩网:魚腸劍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1 11:29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腸中有劍

五代十國時期,有個叫朱溫的人當了皇帝,他對手下的大臣疑心重重,動不動就大開殺戒。

這天,朱溫突然來到大將軍李勇家,這李勇是跟朱溫一起拼殺過來的大將,朱溫能夠當上皇帝,李勇出了不少力。李勇見皇帝親臨,好不高興,立即帶著全家人恭迎。朱溫在酒桌坐下,就對李勇說:“朕喜歡聽書,你去叫個說書人,在一旁說書助興吧。”

李勇連忙布置下去,請來一個說書人,朱溫點點頭,對說書人說:“朕愛聽熱鬧戲文,你就給朕講一個《魚腸?!釩?!”

《魚腸?!匪檔氖譴呵镎焦逼?,勇士專諸以一柄藏在魚腹中的短劍,在酒席間將吳王僚刺死,助公子光登上吳王之位??蠢湊獠渴槭撬凳槿說哪檬趾孟?,直講得聲情并茂,朱溫聽得連聲叫好。

正在這時,廚子端著一盤魚上來,來到朱溫面前,還沒放上桌,朱溫突然臉色一變,一腳將面前的桌子蹬翻,廚子被桌子一撞,倒在地上,盛魚的盤子也摔在一旁。朱溫身后的衛士餓狼般撲上去,將廚子死死按在地上,李勇見狀大驚,急忙問:“皇上,出了什么事?”

朱溫“哼”了一聲,說:“此人竟然藏劍于魚腹,又想玩魚腸劍的老故事。”那名廚子連聲喊冤,朱溫對身后一名衛士說:“去將這條魚腹里的劍拿出來,朕要讓他死得心服口服。”

衛士應了一聲,走上前去,伸手將那條魚撕開,取出一把短劍。

眾人頓時目瞪口呆,廚子嚇得身子都軟了,朱溫一揮手,衛士拖著廚子出了門,不一會,呈上來一顆人頭。

朱溫大叫:“李府里竟然有人效法公子光,莫非想搶朕的皇位?”

他話音剛落,門外擁進一隊官兵,將李家大小人等全部控制起來,剛才還好好的府宅,此時喊冤聲和哭嚎聲響成了一片。

李勇鐵青著臉,一言不發。他早看出來了,剛才衛士去撕魚腹時,那劍是衛士先塞進魚腹,然后再抽出來的,其目的就是找一個殺人的理由。

李府的人全都捆著拉到院子里,朱溫掃視一圈,目光落在一名女子身上,命人將這名女子拉出來,冷笑著說:“除她以外,其余全部斬首!”

這名被拉出來的女子是李勇的小兒媳,名叫夏侯珠,她本來也在哭泣,聽了朱溫的話,知道自己有了活路,于是看了李勇一眼,停止了哭聲。

朱溫哈哈大笑,在他的笑聲中,官兵們揮起屠刀,李家人一個個身首異處,鮮血淹沒了院子的地面。

最后輪到的是李勇,久經戰陣的李勇昂首挺立,朝朱溫罵道:“你這個老混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一定會讓你死在魚腸劍下……”

隨著刀光一閃,李勇倒了下去。心中無劍

難怪朱溫會把夏侯珠從死人堆里拉出來,這夏侯珠長得實在太漂亮了,朱溫帶著她離開李府,直接將她帶入皇宮。這夏侯珠不光人漂亮,而且頗能知人冷暖,把朱溫服侍得舒舒服服的,朱溫越來越喜歡她了。

喜歡歸喜歡,朱溫身邊的女人可不只夏侯珠一個,這家伙天生好色,雖然后宮中美女無數,仍不滿足,連自己的幾個兒媳都不放過,常常召她們進宮入侍,幾乎和后妃一樣常住宮里,幾個兒子都敢怒不敢言。

這些兒媳中,朱溫最喜歡的是二兒媳王氏,王氏仗著朱溫的寵愛,常常對夏侯珠冷嘲熱諷,但夏侯珠脾氣特好,總是逆來順受。這天,兩人又在皇宮的花園里碰了面,王氏用非??癱〉幕巴誑嘞暮鈧?,夏侯珠忍不住還了一句嘴,王氏大怒,一巴掌就朝夏侯珠扇過來,夏侯珠被打了一掌,身子連退兩步,一腳踩空,跌進了旁邊的水池里。

夏侯珠在池中不斷掙扎,大喊救命,王氏在一旁也嚇傻了,這時,朱溫聽到聲音從花園另一頭趕過來,將夏侯珠從水池里拉了上來,他鐵青著臉,怒斥王氏:“你們都是朕喜愛之人,為何相互爭斗?”

王氏嚇得立即跪了下來,夏侯珠顧不得身上濕淋淋的,跟著也跪在地上,說:“皇上,剛才是我自己失足掉下去的,與姐姐無關。”

朱溫聽了一怔,說:“你不用怕她,有朕給你做主!我明明看見是她揚手打了你,你才掉下去。”

王氏嚇出了一身冷汗,誰知這時夏侯珠又說:“剛才姐姐夸我長得漂亮,還摸我的臉,問我是如何調養的,她沒有打我。”

朱溫見夏侯珠這樣說,只好帶著夏侯珠離開?;氐角薰?,朱溫又問夏侯珠:“我明明看見她打了你,你是不是當著她的面不敢說?她雖然是我兒媳,你也不用怕她。”

夏侯珠笑道:“真是我自己掉下去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相互猜疑呢?”

朱溫明白了,這夏侯珠顧忌的不是王氏,而是他和二兒子的關系,真是深明大義!從此,他更加寵愛夏侯珠了。

打這之后,王氏也對夏侯珠感激不盡,這天,她對夏侯珠說:“謝謝你那天給我解了圍,沒讓皇上責罰我。”

夏侯珠一笑,說:“其實我并不是想幫你,只是想給自己留一條后路。”

王氏好生奇怪,問:“留啥后路?”

夏侯珠笑道:“如果有一天姐姐變成娘娘,能給我一條生路,我就感激不盡了。”

王氏臉色一變,問:“你是說,皇上有意了?”

夏侯珠望了四周一眼,慌慌張張地說:“我剛才什么都沒說,姐姐你就當什么都沒聽到。”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其實王氏在宮里向朱溫邀寵,除了為自己,更是為她的丈夫,她丈夫是朱溫的二兒子,朱溫的大兒子早死,二兒子朱友文只是義子,但頗受朱溫喜愛,他也很想繼承皇位,而朱溫一直在義子和親生兒子之間搖擺不定,沒有明確將來由誰繼承皇位。剛才夏侯珠一番話,似乎在暗示朱友文可能會在今后即位,王氏心中大喜,為了多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從此主動討好夏侯珠,沒多久,兩人就好得和一個人似的。穿腸之劍

王氏高興,但另一個人卻越來越心煩,這人不是別人,就是朱溫三兒子朱友的老婆張氏,她早聽說朱溫想傳位于二兒子,現在看到二嫂臉上得意的樣子,又與夏侯珠好得像一個人,已經隱約猜出了幾分。

這天,朱友進宮稟報事情,話語中無意犯了朱溫的忌諱,被朱溫打了一頓板子??醋胖煊巖蝗騁還盞刈吡?,夏侯珠說:“皇上,三皇子畢竟是您的親生兒子,我和三姐去安慰安慰他,您看可好?”

朱溫點點頭,讓她馬上和張氏一起去看看朱友,張氏正想找機會討好夏侯珠,夫妻倆熱情地請夏侯珠留下用餐。

夏侯珠推辭不過,順勢答應,她從隨身帶著的小包里拿出一瓶酒,說:“我出宮前,皇上特地賜給三皇子一瓶酒,讓三皇子喝了解乏。”說罷,打開酒瓶,給朱友夫妻倆每人倒了一杯。沒想到,夏侯珠倒酒時手有些發抖,一不小心,灑了一些酒在地上,隨即,地上冒起一股輕煙。

朱友嚇了一跳,抓起面前的杯子往地上一潑,地上又是輕煙冒起,他大驚失色,一把將夏侯珠推倒在地,問:“是誰讓你對我下手的?”

夏侯珠大聲叫道:“不能復命,唯死而已!”拿起酒瓶,往嘴里直灌,隨即在地上一陣抽搐,不一會就死了。

朱友看得目瞪口呆,他一直希望朱溫有一天良心發現,將皇位傳給自己,萬萬沒想到,朱溫非但沒有傳位的打算,還對自己下如此毒手!

當天晚上,朱友跑到禁衛軍中,拜見一位與自己相好的統軍,接著,兩人率領數百名禁衛軍潛入禁宮,半夜時分,眾人隨著一聲大喊,殺到朱溫的寢殿。

朱溫被這陣潮水般的殺聲驚醒了,急忙喝問:“誰在造反?”

朱友沖了過來,大聲喊道:“不是外人!”

一名兵丁沖過來,一刀捅入朱溫的腹中,將朱溫捅了個對穿,鮮血狂涌。朱溫大聲叫道:“就算白天我責罰了你,你也不能這樣置我于死地,我是你的父親??!”

朱友怒道:“我是你的親生兒子又怎么樣?你還是派夏侯珠帶毒酒去害我,有你這樣當父親的嗎?”

這時,朱溫突然想起李勇臨死前的詛咒,他記得夏侯珠止住哭泣時,看過李勇一眼。李勇一定是從夏侯珠的目光中,看到了她的決心,從那時開始,李勇已經將一把復仇之劍,扎進了朱溫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