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彩网3d224期开奖结果:人可以最大限度地逼近真實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0 17:11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朋友給我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他祖父小的時候,很聰明,也很有毅力。學業有成,正欲大展鴻圖之際,曾祖將他叫了去,拿出一個古匣,對他說,孩子,我有一件心事,終生未了。因為我得到它們的時候,一生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半,剩下的時間,不夠我把它做完的了。做學問,就要從年輕的時候著手,我要是交 給你一件半成品,不如讓你從頭開始。

原委是這樣。早年間,江 南有一家富豪,酷愛藏書。他家有兩冊古時傳下的醫書,集無數醫家心血之大成,為杏林一絕。富豪視若珍寶,秘不傳人,藏在書樓里,難得一見。后來,富豪出門遇險,一位壯士從強盜手里救了他的性命,富豪感恩不盡,欲以斗載車裝的金銀相謝。壯士說,財寶再多,再貴重,也是有價的。我救了你,你的命無價。富豪說,莫非壯士還要取了我的命去?壯士大笑說,我不是要你的命,是想用你的醫書,救普天下人的性命。富豪想了半天,說,我可以將醫書借給你三天,但是三日后的正午,你必得完璧歸趙。說罷,命人從木制書樓里將飽含檀香氣味的醫書捧了出來。

壯士得了書后,快馬加鞭急如星火地趕回家,請來鄉下的諸位學子,連夜趕抄醫書。書是孤本,時間又那樣緊迫,熒熒燈火下,抄書人目眥盡裂,總算在規定時間之內,依樣畫葫蘆地描了下來。壯士把醫書還了富豪,長出一口氣,心想從此以后,便可以用這深鎖在豪門的醫學寶典,造福于天下黎民了。

誰知,抄好的醫書拿給方家一看,才知竟是不能用的。醫家以人的性命為本,極需嚴謹穩當。這種在匆忙之中由外行人抄下的醫方,訛脫衍倒之處甚多,且錯得離奇,漏得古怪,尋不出規律,誰敢用它在病人身上做試驗呢?

壯士造福百姓之心不死,急急趕回富豪家,想曉以大義,再請富豪將醫書出借一回,這一次,請行家高手來抄,定可以精當了。當他的馬冷汗涔涔到達目的地時,迎接他的是沖天火光。富豪家因遭雷擊燃起天火,藏書樓內所有的典籍已化為灰燼。

從此這兩冊抄錄的醫書,就像雞肋,一代代流傳了下來。沒有人敢用上面的方劑,也沒有人舍得丟棄它。書的紙張黃脆了,布面斷裂了,后人就又精心地謄抄一遍。因為字句的文理不通,每一個抄寫的人都依照自己的理解,將它訂正改動一番,鬧得愈加面目全非,幾成天書。曾祖的話說到這里,目光炯炯地看著祖父。祖父說,您手里拿的就是這兩冊書嗎?曾祖說,正是。祖父說,您是要我把它們??背隼??曾祖說,我希望你能窮畢生的精力,讓它死而復生。但你只說對了一半,不是它們,是它。工程浩大,你這一輩子,是無法同時改正兩本書的。現在,你就從中挑一本吧。留下的那本,只有留待我們的后代子孫,再來辨析它的正誤了。

祖父看著兩本一模一樣的寶藍色布面古籍,費了斟酌。就像在兩個陌生的美女 之中,挑選自己終身的伴侶,一時不知所措。隨意吧。它們難度相同,濟世救人的功用也是一樣的。曾祖父催促。祖父隨手點了上面的那一部書。他知道從這一刻,這一個動作,就把自己的一生,同一方未知的領域,同一個事業,同一種緣分,緊緊地粘在一起。好吧。曾祖把祖父選定的甲冊交 到他手里,把乙冊收了起來,不讓祖父再翻。怕祖父三心二意,最終一事無成。

祖父沒有辜負曾祖的期望,皓首窮經,用了整整半個世紀的時間,將甲書所有的錯漏之處更正一新。冊頁上臨摹不清的藥材圖譜,他親自到深山老林一一核查。無法判定成分正誤的方劑,他采集百草熬煉成湯,以身試藥,幾次昏厥在地。為了一句不知出處的引言,他查閱無數典籍……那冊醫書就像是一盤古老石磨的軸心,天文地理古今中外,凡是書中涉及到的知識,祖父都用全部心血一一驗證,直至確鑿無疑。祖父的一生圍繞著這冊古醫書旋轉,從翩翩少年直至鬢發如雪。

按說祖父讀了這許多醫書,該能成為一代良醫。但是,不。祖父的博學只為那一冊醫書服務,凡是驗證正確的方劑,祖父就不再對它們有絲毫留戀,棄而轉向新的領域探索。他只對未知事物和糾正謬誤有興趣,一生窮困艱窘,竟不曾用他驗證過的神方,醫治過病人,獲得過收益。

到了祖父垂垂老矣的時候,他終于將那冊古醫書中的幾百處謬誤,全部訂正完了。祖父把眼睛從書上移開,目光蒼茫,好像第一次發現自己已走到生命的盡頭。人們歡呼雀躍,畢竟從此這本偉大的濟世良方,可以造福無數百姓了。

但敬佩之情只持續了極短的一段時間。遠方出土一座古墓,里面埋藏了許多保存完好的古簡,其中正有甲書的原件。人們迫不及待地將祖父??憊募資楹馱啾冉?,結果是那樣令人震驚。

祖父??憊募資?,同古簡完全吻合。

也就是說,祖父憑借自己驚人的智慧和毅力,以廣博的學識和縝密的思維,加之異乎尋常的直覺,像盲人摸象一般在黑暗中摸索,將甲書在漫長流傳過程中產生的所有錯誤,全改正過來了。

祖父用畢生的精力,創造了一項奇跡。

但這個奇跡,又在瞬息之間,煙消灰滅,毫無價值。古書已經出土,正本清源,祖父的一切努力,都化為勞而無功的泡沫。人們只記得古書,沒有人再憶起祖父和他苦苦尋覓的一生。

講到這里,朋友久久地沉默著。古墓里出土了乙醫書的真本嗎?我問。

沒有。朋友答。

我深深地嘆息說,如果你的祖父在當初選擇的那一瞬間,挑選了乙書,結果就完全不一樣啊。

朋友說,我在祖父最后的時光,也問過他這個問題。祖父說,對我來講,甲書乙書是一樣的。我用一生的時間,說明了一個道理,人只要全力以赴地鉆研某個問題,就有可能最大限度地迫近它的真實。

祖父在上天給予的兩個謎語之中,隨手挑選了一個。他證明了人的努力,可以將千古之謎猜透。

這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