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彩网nag:豐都知府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19 15:54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豐都知府

作者:唐本慶

從前,竟陵有個叫孟凡才的縣令,非常貪心。他當了三年的知縣,除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外,還制造了不少冤案,鬧得這一帶民聲沸揚。他卻不知羞恥,屁股坐著知縣的位置,眼睛卻盯著知府的位置,到處打關節、使銀子,恨不得一步登天??贍切┥纖鏡暮砹人?。他花去不少銀子,升遷的事一點著落也沒有,他心里未免感到焦躁。

一天傍晚,他了卻一樁公案,打道回府。行到半路上,只見對面過來一乘紫金官轎,前面四個皂隸鳴鑼開道,緊接著是一班錦衣士扛著“肅靜”、“回避”的牌匾耀武揚威,趾高氣揚。官轎后面金龍旗迎風招展、熱鬧非凡。孟凡才想:來者肯定是個王爺,不然,誰能有這樣的排???他不敢怠慢,趕緊將自己的官轎讓到路邊,并規規矩矩地跪在一旁。那紫金官轎走到他面前,突然停下,一個總管模樣的人過來問道:”你可是孟縣令?”孟凡才忙道:“正是卑職……不知老爺是……”那人道:“我們福王爺要見你,請隨我來!”

孟凡才一聽受寵若驚,忙走到紫金官轎前,戰戰兢兢地道:“卑職孟凡才參見福王爺!”過了半天,才聽見里面的人打了個噴嚏,接著用鴨公似的嗓子叫道:“平、平身……”孟凡才想:自己想升遷到處找門道找不著,碰得頭破血流。如今送上門來的機會,豈能讓它錯過?他于是趕緊伏在地上連聲道:“卑職不知福王爺駕到,有失遠迎,罪該萬死……竟陵雖荒僻小縣,但就在前面不遠。王爺如不嫌棄,且到小縣歇息一宿,明日再行,不知王爺是否肯屈駕?”福王爺道:“秦申,看他留客留得懇切,就依了他吧!”那個叫秦申的總管說了聲:“喳!”忙示意孟凡才帶路。孟凡才見福王爺答應上竟陵住一宿,喜出望外,又在地上連叩了幾個響頭,方站起來,步行領路,將福王爺一行帶進縣衙。

福王爺落轎后,秦總管當即掀起轎,里面走出個滿頭白發的老頭,連胡子和眉毛都是白的,卻生得皮膚光滑、紅光滿面,正是福王爺。孟凡才趕緊迎上去將他挽住,小心翼翼地將他扶到上首的太師椅上坐下,然后親自將上好的云霧茶沏好,雙手畢恭畢敬地呈了上去。福王爺接過茶盅只聞了一下,就連聲贊道:“好茶、好茶!陸羽故里品名茶,果然別有一番韻味!不知這茶叫什么來喳?”孟凡才道:“稟王爺,此茶乃產于鳳凰山丹頂峰,故名鳳凰丹頂云霧茶是也?!備M躋妨艘豢?,不住地點頭道:“是這名字,是這名字!如此好茶,本王還是好些年前在王兄那里品嘗過的。聽說那鳳凰山頂只有幾棵這樣的茶樹,當地的人全用它做貢品送進皇宮。不知你這茶從何而來?”孟凡才道:“不瞞王爺說,在下為官前就是專門采貢茶的一茶農,后來捐了一任知縣,但采茶的手藝兒并沒丟。如今送進宮去的茶葉仍由本官親自焙制。方才王爺品嘗的不過是進貢剩下的一點點……”其實,他當了官之后,仗著手中的權勢,將那山上的幾棵茶樹全據為己有,這點他卻瞞了下來。見福王爺喜歡品茶,他于是當即將一包鳳凰丹頂云霧茶雙手遞了上去。福王爺抬了抬手,一旁的秦總管將茶接在手上。

這時,一個衙役上來稟報說酒菜已經備好。孟凡才見說,忙扶著福王爺在首席上坐下。酒筵之上,孟凡才不停地給福王爺夾菜,并不住地介紹這一道道菜的來由和做法……他就這樣,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將個福王爺侍候得服服帖帖。孟凡才在福王爺面前阿諛奉承的話說了幾籮筐,可是,想升遷的話幾次到了嘴邊,卻難以啟齒,因為那樣的話從自己嘴里說出來畢竟有些難為情。轉念一想,自己不便說,只有想辦法攏絡他身邊的人替自己說。等福王爺躺下后,孟凡才敲開了秦總管的門。他先將一尊價值連城的古玩“王母祝壽”的玉雕呈了上去。秦總管接過來看了看,放到桌上,問道:“說說看,有什么事?”

孟凡才道:“不瞞總管大人說,在下干了幾年的縣令,早干膩了,想換個知府干干,卑職又不好意思當面向王爺講,只有來求大人……”秦總管瞥了他一眼,道:“你這么厚的臉皮,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看在你行賄本總管的份上,給你去說一聲。至于王爺答不答應,本總管也吃不準……”“那就拜托了、拜托了……”孟凡才說罷,唯唯告退。

福王爺見竟陵好風光,決定留下來在這里玩幾天再走。孟凡才一心要巴結這位福王爺,正求之不得。于是他領著福王爺上天門山、五華山、西塔山、白龍廟到處玩了一通。秦總管陪著福王爺游山玩水,好不開心,就是不提孟凡才升遷的事。孟凡才等得實在有些急了,于是這天的晚上,他再次敲開了秦總管的門。

見孟凡才提起升遷的事,秦總管道:“這件事我已向王爺說過了,王爺說這件事情嘛……”秦總管說到這里,便打住話把,兩只瞇縫小眼卻盯著外面的花園出神。孟凡才扭頭一看,原來是他的夫人曾氏和丫鬟小翠打花園里過,孟凡才心里一下明白過來,于是道:“請總管大人稍后……”

不一會,曾氏帶到。孟凡才道:“這是拙荊,如不嫌棄,就讓她侍候大人……”曾氏見服侍的是王爺府上的總管,哪有不愿意的?于是當即走到秦總管身后,替他捶背揉肩,將個總管大人服侍得賽過了活神仙。

第二天傍晚,孟凡才再次來見秦總管,問起升遷的事,秦總管這才道:“你的事我已稟過王爺。王爺說,如今物價暴漲,因此烏紗也得漲價?!泵戲膊琶ξ剩骸澳恰奈諫炊嗌僖右歡??”秦總管伸出了兩根指頭。孟凡才道:“兩千兩?”秦總管搖了搖頭。孟凡才又道:“兩萬兩?”秦總管沒好氣地道:“你嫌貴?我們王爺還未必肯賣呢!”

孟凡才想,羊毛出在羊身上,管它呢!于是狠了狠心,說道:“好,兩萬就兩萬!什么時候成交?”秦總管道:“就在今天晚上,一手交銀、一手交烏紗!”于是孟凡才回到后衙翻箱倒柜將自己這幾年搜刮的民財統統拿了出來,剛好湊足了那個數。秦總管當即從福王爺那里拿來一頂豐都知府的烏紗給了他。送走了福王爺一行,孟凡才當即戴上烏紗走馬上任。

他恨不得即刻就將買官的銀子撈回來。他往豐都知府的位置上一坐,當即列出個價碼清單:他所轄各縣縣令的烏紗一萬兩銀一頂,里長的烏紗五千兩一頂,連師爺、都頭的頭銜都標出價碼。這樣一來,不到十天的工夫,他就坐收銀子二十余萬兩。望著那白花花的銀子,孟凡才不覺心花怒放,心想,等多積點銀子了再買個巡撫當當……他正打著如意算盤,突然一聲:“圣旨到,孟凡才接旨!”

孟凡才出去一看,只見一個京官手托圣旨站在門口,于是忙跪在地上。那官員打開圣旨宣道:“豐都知府孟凡才剛一上任,就擅賣烏紗,中飽私囊,現革職查辦,交刑部審理,欽此!”

孟凡才頓時嚇得暴汗淋漓、渾身發抖。兩個官差跨了上來,將他用鏈子一鎖,推上囚車。孟凡才邊掙扎邊叫道:“我的這頂烏紗還是福王爺賣給我的呢!難道這烏紗只許你們皇家的人賣、就不許我賣?”

一個恍惚醒來,原來是南柯一夢。睜眼一看,只見丫環小翠在一旁啼哭。再看看身下,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蘆席上,旁邊躺著的是他的夫人曾氏,已斷氣多時。他想夫人一定是叫那個福王爺的總管帶走了。他趕緊到后衙去察看箱子里的金銀,不想那些金銀全變成幽冥紙錢。再看那蹲“王母祝壽”的古玩,也不翼而飛。他猛地想起那福王爺不正是先皇死去多年的弟弟么?自己討價還價,卻原來是在同鬼在做交易……孟凡才當即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