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彩网3d16254期预测:偷情的證據

來源:網絡 發表時間:2018-06-24 11:15

国家彩网 www.niieii.com.cn 杜長生是一家鎮辦企業的推銷員,經常往外地跑。這一年春季,杜長生去了一趟南方,因為事情辦得很順利,他提前十幾天回來了,風塵仆仆地到了家門口,見院門“鐵將軍”把門。杜長生的妻子于秋霞是列車員,一般情況下,她跟車一天,休息一天。她不在家,說明今天她當班。

于秋霞在這個小鎮上是數一數二的美人兒,當年她嫁給杜長生,傷了不少男士的心呢。杜長生和于秋霞結婚有五年了,兩口子恩恩愛愛,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稱得上美滿幸福,很令人羨慕。

杜長生回到家,顧不上休息,便打掃起房間。他把掃帚伸進床下,掃出了一只“紅塔山”牌空煙盒,接著又掃出一團衛生紙,衛生紙里包著的竟是一個用過的臟兮兮的安全套!杜長生的腦袋“嗡”的一響,全身的血直往頭頂上涌。

杜長生抽煙,可他從不抽“紅塔山”牌的;更要命的是,完全看得出來,這個安全套是最近幾天用的。這意味著于秋霞趁他不在家,和別的男人在家中鬼混!他們一時不慎,將證據留在了床下,如果不是他提前回來,說不定這證據就會被于秋霞清理掉了,他蒙在鼓里還不知道要到何時呢。

杜長生的心在滴血,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妻子竟背叛了他。

杜長生雙手哆嗦著將證據保存起來,然后失魂落魄地走出家門,他想喝酒,用酒精麻醉自己。他剛把房門鎖上,左邊的院門“吱呀”一聲開了,一墻之隔的鄰居,在鎮婦聯工作的左麗萍出來了。左麗萍三十來歲,烏黑的頭發,窈窕的身段,瓜子臉,大眼晴,頗有幾分姿色。左麗萍兩年前離了婚,現在單身一人過。她和杜長生做鄰居不到半年,兩家人相處得還算不錯。左麗萍熱情地和杜長生打招呼:“長生,你回來了,到我家坐坐?”要是平時,杜長生會推辭的,人家畢竟是單身女人,要避嫌嘛??傷庇諳脛榔拮擁那櫸蚴撬?,興許能從左麗萍口中了解到什么,便順口答應了下來。

左麗萍給他沏上一杯茶,看著他說:“長生,我看你臉色怎么不大好,身體不舒服嗎?我聽秋霞說你這次出門要一個多月呢,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杜長生默默無語,長嘆了一口氣。左麗萍關心地說:“長生,出什么事了,和你大姐說說?”長生沒頭沒腦地說:“大姐,一會兒我再跟你說,你家里有酒嗎?我想喝酒。”

“你還沒吃午飯吧?你等著。”左麗萍說著到廚房忙碌去了。不一會兒,她就端上幾盤菜,還有一瓶白酒。左麗萍倒上兩杯酒,說:“長生,大姐陪你喝兩杯,你肯定有什么心事,說出來,看大姐能不能幫你。你大姐從事的工作,就是為人排憂解難的。”

杜長生猛灌了幾口酒,然后痛苦地說:“麗萍大姐,秋霞趁我不在家,勾引男人來家鬼混,你說我這心里能好受嗎?”

左麗萍驚得兩眼瞪得大大的,筷子差點從她手中掉下來。她說:“長生,你說的可是真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杜長生說他這次回來才發現的,但他沒有告訴左麗萍在家里發現了空煙盒和安全套。杜長生問:“大姐,你知道不知道于秋霞和哪個男人相好?”

“這個我還真沒聽說過。”左麗萍說。她勸杜長生妥善處理這事,別把事鬧大了。沒能從左麗萍嘴里打探到什么,杜長生很失望,喝起悶酒來。左麗萍怕他喝多了,恰到好處地收起了酒瓶子。杜長生也不便久留,踉踉蹌蹌地回到家,倒頭便睡。晚上八點多鐘,杜長生家的電話突然響了。杜長生剛拿起話筒,那頭就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喂,秋霞嗎,心肝兒小寶貝,你回來了?是你到我這兒來呀,還是我去你家?你老公一時還回不來吧……”

杜長生氣炸了肺,沖著電話筒怒吼道:“你是誰?你他媽的想干什么……”

沒等他把話說完,對方“咔嗒”一聲掛了電話。

看來,打電話的男人就是于秋霞的奸夫。這聲音有些耳熟,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是誰的。他盼著于秋霞快點回來,好和她算清這筆賬。

第二天早晨,左麗萍突然來到杜長生家,吞吞吐吐地說:“長生呀,有件事我反復想過了,覺得不該瞞你,要不我心里不安。”杜長生預感到了什么,催她快說。左麗萍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前天一大早,她健身回來,遠遠看見一個男人從他家出來,是副鎮長周文杰。杜長生一驚:“大姐,你看清楚了?”左麗萍點點頭:“我看得清清楚楚,當時我還納悶,周鎮長一大早來你家干什么,莫不是有什么急事找你,現在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杜長生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打電話的人就是周文杰,難怪聲音有點耳熟。這個周文杰和于秋霞談過一段戀愛,后來不知為什么分手了。由此看來,兩人是舊情重燃呀。杜長生怒火滿腔,他把昨天晚上周文杰打電話的事說給了左麗萍,左麗萍氣憤地說:“周文杰太不像話了,太欺負人了!”她又勸說杜長生,說周文杰是副鎮長,有權有勢,別去招惹他。說罷,嘆息著走了。

“姓周的,你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杜長生越想越氣,再也忍不住了,懷揣一把菜刀直奔鎮政府。周文杰在辦公室里正和幾個人談話,杜長生一腳踢開門沖進來怒吼道:“周文杰,你這個大流氓!”一屋子的人都驚呆了,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周文杰臉色驟變,站起來拍著桌子說:“杜長生,你發什么瘋,你憑什么和我這么說話?”

杜長生見桌上放著的正是一盒“紅塔山”香煙,火氣更大了。他指著周文杰的鼻子罵道:“你他媽的裝得倒像是那么回事呀,你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你這種偽君子也配當鎮長?!”周文杰氣得渾身發抖:“杜長生,你把話給我說清楚,少耍臭無賴!”

這時,另一個副鎮長喬波進來找周文杰,見狀忙上前勸阻杜長生,說:“杜長生,你有話好好說,這樣胡鬧可不行!”

杜長生這時已經被火氣沖昏了頭腦,不管不顧地對眾人說:“就是這個周文杰,他、他勾引我老婆……”此話一出,眾人大嘩。周文杰臉色鐵青,哆哆嗦嗦地說:“杜長生,你胡說,我什么時候勾引你老婆了,你這不是無中生有嗎?還有你這種男人嗎?!”

上一頁12下一頁